张家口市·宣化区
 
婚姻习俗
当前位置:首页 > 京西第一府 > 旅游常识
  发布时间:2017-03-31   信息来源:政府办
   


  择偶习俗
 女婚为嫁,男婚为娶。在宣化人的心目中,最通俗的婚姻认识论就是配偶,无论男女,一到十八九(岁)就必然有人提亲,“一家女,百家问”。凡是做父母的,自己的儿女到了一定的配偶年龄,就会为子女准备婚事。为儿子准备用品或彩礼,为女儿准备嫁妆等。在传统婚姻观念中,门当户对,相貌般配,年龄相当,属相不克为婚姻基础。相貌般配者成婚率比较高,但又有一种与其相反的理论,即“郎才女貌”,那就是说,男子有才干便可以找到美貌女子,男的相貌屈居第二,一些貌美女子如找了其貌不扬的男子时,“郎才女貌”便找到了注脚。年龄相当,大部分人认可的是男比女大,大35岁都不算大。可也有很多男的比女的大10多岁,也被民间认可。宣化人也讲“小女婿”,有少数男人娶比自己大的女人。民间又有“女大三,抱金砖”之习俗,这种大三的婚姻也被承认。“女大五,赛老母”这种民俗也根深蒂固,男人谁若娶了比自己大五岁的女人,被视为不正常的婚姻。属相不克,在婚姻习俗中占很大比例,什么“猪猴不到头”,“白马犯青牛”等。在民间流传至深,在旧社会属相相克是绝对不能成婚的,解放以后,潜意识中仍有遗存。“父母之命,媒妁之说”在婚姻中是首位,凡旧时代过来的人都知道,不是媒人说的对象,父母不同意的婚姻,大多数得不到父母的祝福,同样,很多“父母之命,媒妁之说”的婚姻使子女不幸福,酿出恶果的也不在少数。“嫁鸡随鸡,嫁狗随狗”,“好女不嫁二男”,“好马不备二鞍”。长期的男尊女卑观念,仍反映在方方面面,例如女亡夫不准改嫁,女是寡妇,每遇吉庆必须回避,若改嫁,被称为“二锅头”,有的地方风俗若娶二婚者,新娘要倒骑毛驴。家贫无力娶妻或长相太差择偶困难的用换亲的方法。甲之子换乙之女,乙之女换娶甲之子。联姻后,彩礼嫁妆仪式一切从简,这种换亲习俗在一些穷山僻壤仍有遗存。旧社会有“亲上加亲”的婚姻,例如“姑舅亲”姑家之子娶舅家之女,姑做婆。“姨表亲”,姨家子女之间成亲,姨作婆。但忌讳舅妈作婆,这种婚姻被认为是“血脉倒流”。“倒插门”习俗。有女无儿家,男到女家顶门立户,叫招女婿。男到女家后,居从属地位,出生第一个孩子随母姓。还有鳏夫倒插门到寡妇家叫“招家家”。穷乡僻壤买卖婚姻十分猖獗,市场经济之后,也有个别地方人贩子又重操旧业,被拐卖妇女重陷“火坑”。有非法同居,婚外事实婚姻,有些女性,又将自己自愿降到从属地位,贪图的只是眼前的荣华富贵。以上这些死灰复燃的腐朽婚姻,正被有关部门治理。在现代离婚案中,女方提出离婚的比例已超过男方,可以看出社会文明程序及女性思想解放程度。大多数百姓人家对子女离婚,或子女对父母离婚不赞誉,但“该离就离”也被大部分认可。宣化人在不同时期对婚前、婚内、婚外性行为宽容程度各有不同。在旧中国,如子女有婚前性行为,认为是大逆不道,轻者扫地出门,重者继绝关系,甚者逼其走向绝路。认为婚前性行为是辱败家门的耻事。二十世纪五十年代,对这种婚前性行为宽容程度有所缓解,处理方式主要以损害家人声誉缩小到最小范围为目的。七十年代,子女婚前性行为仍被看作不光彩事。处理方式是赶快结婚,或离开、堕胎等。过去领证不办事怀孕者遭白眼。新婚姻法公布以后,“领证”就受法律保护得以贯彻,人们不再重视多会儿办事,而在乎多会儿领证。第三者插足行为人们不再一概排斥。调查结果是,对自己婚姻不满意的人对“插足”给予同情;对自己婚姻满意的人对“插足”者十分反感。
  旧社会明媒正娶是有一定程序的。首先要由媒人提亲,牵线,双方家长同意的,用红纸开出男女的生辰八字,由媒人送交对方,这叫“开红贴”。红贴送达后各自要将对方的生辰八字置于自家的神灶下面,候卜休咎,若三五日内,家有异常突变,大若亲人伤损,家财失盗,小若打盆碎碗,丧犬丢猫,均视为神灵不允,子女不能成婚,若三五日内平安无事,方可婚配,与此同时还要请算命先生为双方子女“合婚”,如看属相是否相克,例如宣化有“白马犯青牛”之说,即属马属牛不能成婚;“猪猴不到头”即属猪的和属猴的不能成婚;“羊鼠泪双流”,即属羊和属鼠的愁事多。除看属相外,还要看男女双方是什么命,命有五种“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”,“金克木,木克土,土克水,水克火,火克金”,即“木命人不能找金命人,土命人不找木命人,水命人不找土命人,火命人不找水命人,金命人不能找火命人”,什么样的命结合为好呢?即“金能生水,水能养木,木能生火,土能生金”。经问卜,合婚认为,上不克公婆,下不克夫婿,为理想婚配。中者少有防碍,可勉强成婚,下婚者,相犯相克,不能成婚。“换大贴”了民叫“大定”。大定即定婚礼。双方要各备订婚礼品,男家所备礼物多为首饰、海味、点心盒子、茶饼等。女家所备礼物,多为文具、鞋、帽、荷包等男子用品。认为合适,要面赐首饰,作为定婚之凭。经过定婚,婚姻才算成立,定婚后婚姻不能反悔。解放以后,议婚程序从简,尤其是自由恋爱打破了以媒人为纽带缔结婚姻的状况。在新兴的婚姻恋爱过程中,媒人只起一定的中介作用,甚至是陪衬。婚姻成功与否媒人不再起主导作用。
  定婚,即确立婚姻关系。定婚后,男青年就成了未婚夫,女青年便是未过门的儿媳。旧时,婚期通常是由男方家决定,男方找阴阳先生占卜,择定结婚的吉日,然后由媒人告诉女方,征求女方家同意,如女方没有意见,婚期就算定下来。若女方家有意见,再由媒人回告男方家,重新择定结婚日期。宣化人择婚日期大多选在“三、六、九”。即初三、十三、二十三、初六、十六、二十六、初九、十九、二十九。习俗认为“三六九、吉祥有”。婚期的月份是有选择的,农村大多选择在农闲季节,但不在正月,闰月中嫁娶;城里人大多选双月,意为“好事成双”,但腊月,闰月“三九”“三伏”或中秋、春节不嫁不娶。择婚期以农历为准。
  婚礼习俗 结婚是婚姻三步曲中最为重要的一部。结婚典礼仪式这天,宣化人男方家称作“娶媳妇”,女方家称作“聘闺女”。同称为喜事。在这天早晨,男女双方各在自家门口贴红喜字,男方家门口贴双喜,女方家贴单喜。男方家要选请24人去女方家迎亲。旧时迎亲要提着酒和24个喜馒头给女方家。还有一个押轿的童男子(大多1113岁),不能空轿去女方家接亲。娶亲的人有骑马去的,也有去抬轿的,动身迟早,根据拜堂的时辰和离女方家远近而定。娶亲人跟随花轿鼓匠,吹打到了女方家后,女方家要端出茶点热情招待,并付给各位喜钱。这些钱都在小红纸包里,一人一份,吃喝片刻,新娘在屋里由亲人(一般是嫂子或姐妹)帮着穿戴凤冠和霞帔,这些凤冠霞帔是男方家租凭花轿时一起租来的。上轿前吃几个鸡蛋,也叫吃喜蛋,一是为了喜庆,也是为了解饥渴。新娘胎穿戴好,脚不再着地,由哥哥或姐夫把新娘从炕上抱到轿子里,有24人新亲,送至男方家。当新娘上轿时,男方这边也忙个不亦乐乎,新郎头戴礼帽,礼帽上插象征吉祥的的柏枝,身穿旗袍,外套马褂,口含一块冰糖,当花轿抬放到男方家大门口时,鞭炮齐鸣,鼓乐高奏,主持曲礼式的司仪,手拿芭斗壳子,(柳编小筒),领着两位搀亲的人,和一个端胭脂盘子的小姑娘走到帘前,撩起新娘盖头,先擦颜粉,再用鸡蛋滚两个红脸蛋,并把装有大米小米红豆绿豆和铜钱、银戒指的“宝瓶”递到新娘手中,然后新娘在礼赞声中、抱着有红绸的宝瓶,由一边一个搀亲的人扶下轿,司仪手中拿芭斗壳内装着碎干草节、高梁、黑豆、铜钱、红枣、花生等,边扬撒筒里的东西,边唱“下亲歌”。“一把草,一把料,新媳妇下轿子,新人下轿贵人搀,铺天盖地撒金钱,撒金钱,铺金路,新人双脚踩黄布”。新娘胎下轿后,踩着黄布往前走,歌词随着院子大小快慢连续唱:“新人下轿喜重重,脚踩黄道步蹬云。一撒金,二撒银,三撒青龙把路引,四撒白虎躲藏,五撒盈门喜庆,六撒金玉满堂,七撒福寿安康,八撒麒麟送子,九撒子孙兴旺,十撒撒到桌前,请出新郎拜堂”。当新郎到了高桌前,拜堂开始。下亲人唱道:“远远望见一凤凰,凤凰落在脊柱上级,今天本是良辰吉日,新娘新郎拜花堂”。鼓匠吹着轻快的曲子,下亲人喊道:“就位”、“举高”、“跪好”、“拜”,“一拜天地!二拜高堂!三拜亲友!夫妻对拜”!礼毕后,新郎新娘站起来,下亲人所插的东西都放在新郎胳膊下,放一件说一句吉庆话。一拔箭,一元复始;二拔箭,二字平安;三拔箭,三阳开泰;四拔箭,四时如意,“镜子不是一块铜,生下小子坐朝庭,养下女的坐正官。剪子剪,尺子盘,生下小子中状元,养下女子戴凤冠!”“鹿角有福,千年不穷万年富”。“秤杆吊着一串钱,装到我的兜里买包烟。“念念有词之后,新郎新娘按男前女后次序,然后入洞房。挑盖头,方知新娘的真面目。结婚典礼为三天,头一天叫拜堂,第二天叫“认大小”,第三天叫“回三”。在提倡婚事新办中,婚礼较以前从简了许多,花轿不坐了,路近的就由接亲人陪同走到婆家,后来有了自行车,有的新娘就由新娘用自行车接到家中,凤冠不戴了,新娘只需穿色泽鲜艳装即可,新郎新婚的穿着随时代变化,五十年代后期新郎不穿马褂,不戴瓜皮帽子,改穿制服,或中式对襟上衣,新娘穿红衣、花衣者居多,还有穿列宁服的,六十年代末期到“文革”十年,婚礼更加朴素,横扫一切牛鬼蛇神,破四旧典礼仪式简而又简。到了八十年代初,市场经济活跃,生活水平提高,婚礼大办风骤然刮起,热闹非凡,大小汽车接送,迎送亲人增多,新郎多穿西服扎领带,胸前带红花,新娘花团锦簇,满头红色粉色的塑料花、娟花,新娘在典礼仪式上的服饰中西结合,有红礼服、白礼服、红旗袍、红色连衣裙、红色套裙等。过去宣化境内,新娘到,要放鞭炮,到了九十年代,城内禁止燃放鞭炮,办事改为请乐队,乐队有民乐队,有管弦乐队,民乐队一般在迎新娘时跟随,一路吹吹打打,而管弦乐队一般是在举行婚礼时恭候在餐馆门口,新娘下车,步入红地毯,奏《婚礼进行曲》。九十年代后期,迎亲车辆发展使用奥迪、帕萨特,甚至使用奔驰、林肯等高级轿车10多辆,一路上男方还要将所有上下水井盖放上红纸,以示吉利。新娘到达餐馆时有的还要改坐轿子可谓中西合璧,古今结合。过去,宣化娶媳妇大多在家里举办宴席,男方家要提前搭灶棚,请厨师,请人帮忙,如果自家房子不够摆席,还要临时借用左邻右舍的房间,到了八十年代后期九十年代初,在家办宴面的渐少,图方便省事,大多在餐馆里办,所以每逢三、六、九,餐馆总是好买卖。随礼,也叫“随份子”,一个人结婚,要告知亲朋好友,同事同学。这些人得知婚礼举办的具体日期时,都要携礼前往祝贺。随的礼有钱有物,早些时人们要买有纪念意义的礼品,大礼有被面、镜子,小礼有脸盆、毛巾,随礼钱由原来每份子几角钱到后来五元,十元涨到九十年代中叶一般礼钱五十元至百元。在农村随礼的礼钱数额要写在红纸贺礼单上,贴在墙上,其目的既有祝贺性,也有炫耀性。婚礼最为隆重的仪式就是筵席,筵席的档次规格丰俭取决于男方家经济条件,通常老百姓大多认可为十二、十六、十八个菜,所谓席面的好坏, 要看有没有鸡、鱼、海味,席面必不可少的一道菜称“四喜丸子”。一般说,新亲桌的席面要比其它桌的菜要好,另外,新亲桌可点菜、添菜,有个旧习俗就是新亲若招待的不好,要“发桌子”的,所以这一天,新亲挑什么礼,男方都要尽力应承。随着人的思想觉悟提高,“闹席”的新亲已不多。农村还有些遗风。参加婚礼的女新亲,吃罢饭或坐席途中,要主动送厨师一个红包。有时厨师会主动过来问一下饭菜如何,实际上此时也是向新亲索取红包之时。
  洞房习俗 拜天地,入洞房,婚礼进入高潮。很早以前,新人入洞房后,新郎稍作休息,便该揭新娘“盖头”。新娘新郎在揭盖头之前是不知道长相的。一揭盖头,才露庐山真面目,如果匹配,夫妻自然高兴,如果揭开盖头新娘子长的不错,新郎心里窃喜,如果是新郎长的太丑,新娘当下就会哭泣,这时亲人就会劝道:“大喜日子别哭了,生米做成熟饭了,别看女婿丑,心眼好就行,画好看,不能当日子过!”这时候闹洞房就开始了,闹洞房从点烟、剥糖开始,闹洞房大多是同辈或晚辈,男方的父母、哥哥不参加闹洞房,所谓闹洞房就是逗新媳妇和新女婿。逗亲娘有很多传统的逗法,如“猴子上高楼”即要求新郎抱起新娘;“狮子滚绣球”,即新郎新娘对面蹲下用头滚苹果;“火车倒挂钩”,即新娘新郎背靠握住手;“糊顶棚”,即用一方舌头尖顶一块纸送到对方嘴里等等。闹洞房就突出一个“闹”字,场面热烈、生动活泼常常是让新媳妇点烟,又故意刁难,让其点不着;让其剥糖放进人们的嘴里而放不好;有时一个苹果用线拴上,让新娘新郎两人啃,等啃时,拿苹果的人又瞅准机会,抽掉苹果,变成两人碰头亲嘴等等。新娘新郎难为情,众人却哈哈大笑,传统习俗中,没人闹洞房视为人缘不佳,所以结婚三天没大小,一直流传至今。新时代闹洞房变得有理性了,不那么太低级粗俗了,现在闹洞房改为逗新娘介绍恋爱经过,让新娘新郎唱歌等。
  第三天回门是婚礼最后一道礼仪习俗,通常新娘从娘家到婆家称为“进门”,从婆家再回到娘家称为“回门”。回门这天新娘由新郎陪伴。也有娘家派人去接的习俗。男家娶亲要大办,女家聘闺女也不例外。在回门这一天,新娘家要招待女婿及亲朋友好,新郎官司要给女方长辈们磕头,新女婿来了晚辈要关门,等新郎给了喜钱才开门。回三这天女婿是岳母家的座上宾。吃饭时要让在显赫位置。这期间新娘家要表现出对新女婿的关怀和热情。新郎新娘回门是不能空手的,要为岳父岳母羊在人带回门礼,回门礼多为烟、酒、点心盒子。新娘家的长辈晚辈对新郎官司要有表示,多的给喜钱,小的要给礼物。第一天在新郎家闹洞房,回门后又有逗新女婿习俗。逗女婿和女婿开各种玩笑,有的在饺子里包辣椒,有的打嘴架,有的往新郎脸上抹黑,喝酒把新女婿灌醉。利用这种逗新女婿方式,拉近新女婿与岳父岳母家人的关系,不管小姨子、小舅子,怎样逗耍姐夫,姐夫都不能恼。晚饭吃罢娘家不留宿,新娘新郎还要返回婆家。禁忌:婚礼礼品讲究成双成对,不送“钟”,因“钟”与“终”谐音,婚礼上禁忌打碎盘碗,“碎”取意不圆满不吉利。宣化人在婚礼上极为讲究“全可人”。“全可人”即有父母双亲夫妻圆满、下有儿有女。新婚夫妇的被褥要“全可人”做,新房要由“全可人”布置,婚礼送亲接亲都要“全可人”。参加婚礼的不能是无儿无女的孤寡人。孕妇不能参加婚礼,不能入席,不能到新房。新娘子三天内不下炕干活,蜜月里不窜门。认为蜜月是福气在身如到别人家去就会遗失掉,日子要受穷。